海丰六银商卷1.6亿元订金潜逃 上万人将失业

■叶某等人提货点被警方查封,受害者喷漆要求还钱。 林良田/摄

涉案商户140人,银锭7023块,据称上万工人面临失业危险

■新快报记者 林良田 实习生 陈慧敏 通讯员 余远开

上星期五,一条爆炸性的消息在梅陇传开了,一度左右梅陇白银市场价的年轻人叶某、胡某等人携亿元巨款潜逃。他们卷走的是梅陇乃至全国首饰厂家及炒家的订金。对此,群情激奋的数百名受骗者自发行动起来,登记被诈骗的金额和人数并向当地警方报警。

昨天,新快报记者从海丰县政府部门获悉,公安机关经调查,因近期银价暴涨,未能及时兑付订户银料,海丰县梅陇镇叶某等银料商,携带巨款逃逸,目前已对叶某等6名在逃银料商发出网上追捕令;初步统计出涉案商户140人,银锭7023块,涉及订金1.6亿元。目前,已有2名在逃银料商表示愿意回来投案自首。

陷入危机的产业名镇

2月24日,梅陇首饰厂商再也联系不上叶某、胡某等人。心急如焚的首饰厂商开始自发行动,从星期六就开始统计被骗人数和金额,并报警,一度上路欲讨回血汗钱。根据受骗者的说法,此次被骗达到400多人,金额高达3亿多元,而且数目将不断上升。

这场风波首先冲击到了梅陇首饰厂家。众多首饰厂商告诉记者,由于资金都在预定银料上,目前工厂停工。根据他们的初步统计,该镇将近一半的企业处于停工状态,这意味着该行业上万名工人面临失业的危险。

在银料商阿森(化名)眼里看来,“以后,客户与梅陇人做生意肯定会心存戒备,商业信誉损失无法估量。”阿森还担忧的是,一旦事情处理不好,很多人会倾家荡产。

低价吸引厂家“赌博”

事情开始于去年4月份,梅陇首饰厂家发现多了一个不错的选择。以本地人叶某、胡某、黄某等人为首的一批人也能提供银料,而且价格低于市场价,举个例子,如果每吨白银市场价为800万元,那么梅陇厂家则能以798万元的价格从叶某手中购得。由于叶某家族在海丰颇具实力,加之物美价廉,消息一传开,不少厂家纷纷向叶某购买。由于叶某提供的银锭上标有三角形的红旗,大家俗称为“红旗”公司。

“红旗”公司开始与厂家交易时采取了现金交易,即一手交货一手交钱,随后“红旗”公司采取了先交订金后供货的形式,即15公斤的一块银锭先交5万元订金,白银按照交订金的市场价结算,一个星期供货。针对白银价格偏低,银料商阿森说,“白银的市场价每天都在波动,他们就是按照市场价从各地购买的,目的是通过低价来吸引厂家下订金,赌的就是白银的行情,如果白银下跌波动较大,他们就可以大赚,反之,他们则需要更多的厂家参与这个财富游戏,填补上涨或不跌不涨而造成的窟窿。这本身就是一场骗局。”

众多厂家疑陷入骗局

叶某从事白银贸易之前,只是梅陇房管所的职工,今年年仅26岁,但家族在海丰势力颇大,其大伯曾是县里的一个领导,而合伙人胡某是其大学同学。“一些供应商察觉这可能是一场骗局之后,于去年6月份向海丰县公安局反映问题,但是经侦的民警介入之后发现根本查不了,因为诈骗的事实当时并不存在。”阿森说。

外地客户都知道梅陇可以购买低于市场价的白银,纷纷前来购买,这包括了广州、深圳、北京、香港和东北的客户。梅陇的很多首饰厂家也在这场风波中身不由已地卷入了这场财富游戏,李先生就是当中的一名受害者。李先生也是梅陇一名首饰厂老板,李先生告诉记者,低价风波的初期对他影响并不大,谨慎的他还是按照市场价购买银料,但是到了去年11月份,客户下订单时明确跟其提出要求:要按照“红旗”公司的白银出售市价进行结算。李先生估算了一下,按照市场价购入,再以红旗公司的标准结算,这生意没法做下去了。

而在白银行业里,存在“白银春节拐点”的说法,即春节前后白银会上涨,而且趋势已经是连续6年了。阿森说,为了准备下一年开工计划,几乎每家厂家都会下订金购买白银,准备开春后出售,因此春节前后,梅陇厂家前赴后继向“红旗”公司支付订金,该公司在短短数月时间内就收取了上亿元订金,但是交货时间延长至20天,与每吨白银市场价相差了50多万元。但进入2月下旬后,买家再也不能按时收到白银了,“红旗”公司的叶某、胡某早已卷款潜逃。

(新快报)

深圳前海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